大大🐱

存档灵魂:

关于存在和虚无,不能在时间关系中思考,而必须在并存关系中思考。


【奥】奥托·魏宁格 Otto Weininger  ——23岁就自杀的天才哲人。


1、人不可能进行纯逻辑的思考,纯逻辑的思考应当是神的一种特征。

2、《实践理性批判》的奥秘就是:人在世界上是孤独的,处于无限而永恒的隔绝当中。人在自身以外没有目的;他不为其他什么而活着;他远远地脱离了成为自己愿望能力及必然需要的奴隶的处境;他高高地站在社会伦理之上;他是孤独的。这样一来,他就变成了“整体”本身(one and all);他心中存在着法则,他自己就是法则,而不必前思后想。这是一个可怕的结论,他已经不再感到自己还担负着责任。但他别无选择;他必须无条件地、不折不扣地履行自己的绝对义务。他呼唤着:“我要自由,我要安宁,我要与敌人讲和,我不要无尽无休的奋力拼争;”他心里充满了恐惧。他也曾对着宇宙发问:那一切都有什么用?但他立刻就感到了羞耻,因为他这是在强求幸福,是在想把自己的重负压到别人肩上。康德描述的这个孤独者既不去跳舞也不去欢笑,既不去怒骂也不去作乐;他根本不觉得自己需要制造出什么噪音,因为他周围的宇宙是那样寂静。在孤独中默认孤独,这就是康德之哲学的辉煌顶点。

3、任何一位伟人都知道自己与其他人之间的差别是何等巨大。每一位伟人创造出某种东西以后,马上就会感到自己的伟大;伟人的虚荣心和雄心一向都极强,这往往是他们自视过高。但伟人从不自高自大。自高自大与自我理解是相互对立的;人的自负程度,恰恰等于自我理解的缺失程度。

4、一个艺术家和哲学家越是伟大,他就会越是无情,因为他要忠实于自己;这样一来,他就往往会使他在日常生活里触到的人们失望,那些人无法企及他的高翔,所以就想把雄鹰束缚在地面上,甚至加上“不道德”的恶名。

5、男人要么会蔑视女人,要么就是从未认真思考过女人。

6、恋爱中的男人爱的只是他的自我。爱他渴望成为的那一切,爱他应当成为的那一切,也就是他最真实、最深刻、可被认知的本性,它摆脱了一切羁绊和必然限制,摆脱了人世间的一切污点。他把自己的理想,即一种具备绝对价值的存在的理想,一种无法在自身找到的理想,投射到了另一个人身上。

7、女人的端庄正是一种假正经(Prudery),即夸张地否认她天生的不正派。

8、女人的爱就是她的同情——它是群体性(Community)的表现,将一切都混为一体。女人对男人的“理解”,不是一种共鸣,而只是一种寻求同情的欲望,是一种没完没了的强求,是一种自私的索取。女人和男人没有关系,而只于男性素质有关,所以女人不能了解男人。

9、化身为男人的性欲就是女人的命运。女人只有一个目的——延续男人的罪,因为一旦男人战胜了自己的性欲,女人便会消失。女人就是男人的罪(Sin),男人极力用爱情去赎罪,男人通过自己的爱欲(Eroticism)向女人表达歉意。

10、爱就是谋杀。性冲动摧毁了女人的身体和头脑,而诉诸心灵的爱欲则摧毁了女人的心灵存在。为了让女人更好地作为一个载体,将男人的价值概念投射到这个载体上,男人彻底否定了女人本身一切有价值的东西。

11、如果男人继续只利用女人去实现男人的目的,从而不断降低女人身上的人性观念,男人便不能解决自身的道德问题。男人必须使自己摆脱性的束缚,才能摆脱女人的束缚;作为真正的人的女人,却只能从作为女人的女人的灰烬汇中诞生。只要有女人,死亡便会永存;直到两性合为一性,直到从男人和女人演化出了第三种自我,它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,真理才会成为主导。

12、真正放弃了自己的性自我的女人,真正希望获得内心平静的女人,将不再是“女人”。她获得了内心的、精神的标记,也获得了再生的外部形式。这种情况可能发生吗?女人时候真的希望理解“存在”(Existence)的问题,理解“罪”(Guilty)的概念,女人真能够真心渴望自由吗?

13、按照诗人的解释,按照佛的解释,也按照我的解释,女人与整体没有关联,与整个世界没有关联,与上帝没有关联。那么,女人究竟是人还是动物或植物呢?

14、男人创造了女人,而只要男人还产生性欲,他就愿意不断地重新创造女人。男人给了女人意识,同样,他也给了女人存在。女人就是男人的罪(Sin)。男人极力用爱情去赎罪。

15、目前流行一种观点,它认为女人具有虔诚的宗教情怀。这个观点也是错误的……无论是上述哪种情况,如果女人的宗教意识是真的,如果这种意识来自女人自己的天性,她早就会在宗教方面做出某些伟大的业绩了,但她在这方面却从未做出过任何重要的事情。对男女两性宗教信仰的区别,我可以简要地概括一句:我认为,男人的宗教是一种对自己的最高信仰;女人的宗教则是一种对他人的最高信仰。

16、抽象的男性是上帝的形象,即绝对的“有”;女性以及男性身上的女性素质,则是“无”的象征。这就是女人在宇宙中的意义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男性和女性互为补充,互为条件。女人在宇宙中的意义和功能就是作为男人的对立面。女人的意义就是作为无意义。她代表着否定,即与神性相对立的一极,即人性的另一种可能性。因此,当一个男人变成女性的时候,“无”的特征便显得格外可鄙,连这样的人自己都会把自己视为罪大恶极者。这也可以解释男人那种最深的恐惧,即对(变成)女人的恐惧;它是对无意识的恐惧,是对那个诱惑他的毁灭深渊的恐惧。

17、在“绝对的女性”(即“W”,是一种柏拉图式的理想概念)这种生灵身上,不存在逻辑的现象和伦理的现象,因此也就没有任何理由设想她拥有灵魂。绝对的女性既不懂得逻辑义务,也不懂得道德义务,而有关法律与责任、对自己的责任等等说法,乃是她最不熟悉的东西。她根本不具备肉体感觉以外的个性,这个说法能得到充分的确证。绝对的女性没有自我。

18、女人非常巧妙地让众人知道:唯有男人的“男子气”才使她们感兴趣。男人接受了女人衡量“男子气”的标准,并把它当作了自己的标准。在女人眼里,男人作为男性的资格已经和女人对他的评价合为一体了。然而,上帝却禁止这种情况发生,这就意味着,世上将不存在任何男人。

19、为什么有和无总是相互对立?人为什么出生,男人为什么找女人?可见,爱的问题是世界的问题,生命的问题,最深刻、最无解的问题,是形式要求塑造物质而造成的紧迫感,是永恒对时间的渴望,无限对空间的渴望。我们到处都遇到这个问题:这是自由与必然的关系。世界二元论令人费解:原罪的动机谜团难解,永恒的存在、永恒的生命突然毁于一旦,坠入虚无,坠入感官生活,坠入世俗的时间性,无罪陷入有罪,其原因、意义和目的究竟何在?我大概永远不会理解,为什么要行原罪之恶,怎么就会失去自由,为什么?

20、因为,只有当我不行罪孽之日,才是我认识罪恶之时,同样,只要活着,我就不能理解生命,时间是个谜,因为我还没有超越时间。只有死亡才能教授给我生命的意义。我还在时间之中,没有超越时间之上,我还在设定时间,还在期望死亡,还在奢望物质生活。我不能理解罪孽,只因我身在其中。理解之时,已是跳出圈外之时。我不能理解我的罪孽,因为我仍然罪孽深重。

21、罪犯和精神错乱者的生命是间断性的。

22、人活着,直到进入绝对状态或者虚无状态。他自由地决定着自己未来的生命,选择上帝或者虚无。他毁灭自己,或者成就自己永恒的生命。他面临双重发展的可能性:走向永恒生命(至高的智慧和圣洁,一种与真和善的思想完全等值的状态),或走向永远的毁灭,但是,他沿着这两个方向之一不断前行,没有第三个方向。

23、因为时间是单向的,所以,我们对生前的状态不大感兴趣,我们的出生设定了某种新的东西,开始一个新的序列。

24、科学缺乏性感,因为它是吸收性的,艺术家很性感,因为他是放射性的。

25、二元论在于,我们不创造我们所思考的感受。

26、一切哲学的理想主义:“世界是我的想象”,这最清楚地体现了哲学家自我对事物的吸收。对于艺术家而言,人首先是世界的一部分,他接近事物,并以此消解人与自然之间的水平差距。

27、因为精神创造肉体,所以,人必须死亡。死亡得以如下解释:或者,人成为绝对的东西,升入永恒生命,然后,他得以非物质形态生存,不受制于空间和物质的局限。如果存在精神——肉体的平行体,那么,他获得一个躯体,与显性的自然融为一体,变成为自然的精神,而自然变成为他的躯体。就如同佛圆寂的那棵树,在他归西之时,便花朵绽放,因为,新的生命充满了整个自然界。

28、另一种可能性是,人陷入虚无,消匿于喧闹的物质之中,成为绝对的罪犯。罪犯已经毕其一生为此精神进行准备。地狱是善对恶的恐惧,因为,火是把有形之物驱散和雾化的力量。然而,不存在地狱:善者自生,恶者自灭。

29、人的肉身源自于父母,精神则源自于某种东西所提的要求,即绝对对虚无的要求。天王乌拉诺斯和地母盖亚的神话。在此意义上,我们是上帝的子女,同时又是尘土(物质)的儿子。人也可以在精神上像父亲或者母亲,像父亲就可以成为神,像母亲就可能灵魂毁灭。这样,人产生于一种比动物更高级的遗传,他否定原罪就会还原为父亲,肯定原罪就会潜入母腹的保护之中。

30、难道羊癫疯不是罪犯的孤独吗?他失去依靠的东西难道不会倒下吗?

31、精神现象在多大程度上与肉体现象不同,可以从以下得以认识。已经发现,不道德的冲动总是与一定的身体动作,与一定的心理感受相关联,道德的冲动总是与另一种动作,另一种身体感受相联系。而且,这种身体伴随现象的方式和部位,对于科学或者一个具体的人来说,十分明确,可以辨认:如果人想把伴随现象用作标准,来区分他的精神冲动是否道德,那么,他就是彻底的、最严重的不道德。

32、这是精神和肉体的根本区别。精神必须比肉体更能直接予以辨认——这是伦理的一个要求。与处理外部现象不同,人们还拥有另一个标准和另一个认识及判断器官,来处理所为、所想和感受,所以,只有自我观察能提供真正的结果:哲学和艺术正是深刻的自我观察的不同方式。

33、人只有从自身才能认识世界的精髓:他体现着世界的内在关系。

34、我们对出生之前的生命没有记忆,这并不构成反对原罪,反对脱离真实生存状态的说辞,似乎除此之外,别无选择;而对前生命的记忆必然与原罪思想形成矛盾,因为这种记忆包含时间,而时间是随着出生,随着原罪才开始存在的。世间存在问题、疾病,即罪恶,这证明了原罪。关于存在和虚无,不能在时间关系中思考,而必须在并存关系中思考。

35、谋杀是罪犯出于极度绝望所为,它对他而言是填补内心极度空虚的手段。作为罪犯,他已经别无所求,无所作为,他发现,他的生命不会有什么结果,所以,要闹腾出点儿什么。此时,杀谁无所谓,谋杀的企图从来不针对哪一个具体的个体,否则,杀人成性作为心理癖好就没有什么深刻内涵可言了。他只想杀人,只想毁灭。

37、一切罪恶都是自我繁衍,这可以对低级生命的质量进行解释。


评论

热度(15)

  1. 赵国栋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  2. susan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  3. kellychen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  4. susan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  5. 土媚儿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  6. 大大🐱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  7. 凭栏敬潇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